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UNDERTALE/Sans x Frisk]Maturity(05.)

同人|[UNDERTALE/Sans x Frisk]Maturity(05.)

@焦抹Caramel _20170424

 

#

 

*Sans x Frisk、劇情肉、輕微犯罪臭(Frisk十七歲)。

*ABO世界觀,然而不同時具備雙性特徵,本能影響亦不強烈,可以憑理性控制。(嚴重私設)

 

#

 

 

05.

        Sans立馬就爬起來了,但Frisk沒有,她仍然躺在被窩裡,身下壓著Sans的外套,甜甜地看著Sans。

        如果是平時還很鎮定的Sans,肯定會說著「這樣會壓壞外套啊」然後隨意打發Frisk,但問題是他現在一點都不鎮定。如果說看到Frisk坐在床上已是極限,那現在看著Frisk蜷縮在他的被窩中、露出曖昧的笑容,就是超越極限了。

        Sans彷彿在這一刻腦神經「啪」地突然斷掉又恢復,一種超越負載量反而正常了的感覺。Sans大大嘆了一口氣,然後向後一倒,在Frisk的身旁仰躺下來。

        「在玩火嗎?孩子。」

        Sans的語氣帶點興味,語尾的上揚語氣聽來就好像打賭贏了一樣,或許確實如此。又是「孩子」這個叫法,Frisk在心裡嘆了口氣,Sans已經看穿她的伎倆了。

        本來Frisk並不希望在發情期這樣的情況下接近Sans,即便她本來就對Sans抱有好感,但如果兩人是順著本能才在一起,那根本一點意義也沒有。可是Sans中途的行為實在讓人太動搖了,她無法不抱持著希望,何況很可能再也不會有這麼好的機會了,她何不賭一把呢?天生的冒險精神讓她下定了決心。

        「然而我還是輸了,你只是被Alpha本能打亂手腳而已,現在也恢復了。」Frisk看著天花板說著。雖然她面帶微笑,但是Sans也能聽出她輕語中的不甘,她畢竟那麼不服輸。

        Sans側過身子看她,空心的骷髏腦袋裡不知在想什麼,接著他忽地伸手抓住Frisk的手臂,將她拉近。

        Sans很滿意地欣賞她臉上的驚訝表情,竊笑著說:「妳是不是太小看我了?好歹我活得比妳久上許多,不是個會輕易被本能影響的小伙子。」這句話是真的,只是他省略了後段沒說——他這次確實極受影響,畢竟對方可是Frisk嘛,然而這些話他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Frisk的積極主動並非是一天兩天的事,任憑Sans再懶散、漫不經心,也不是傻子,他知道Frisk是怎麼看待他的,只是一直視若無睹而已。他一直將他對Frisk的看法視為秘密,用普通且隨興的態度面對著Frisk。

        本來Sans之所以一直不願對Frisk表露情感,就是因為她仍只是個連發情期都尚未經歷的孩子,怕她太稚嫩,也怕她這不過是思慮不周下的愛戀。然而現在她的發情期來了,已然是個成熟的Omega,她也思慮清楚得甚至能在第一次發情期來臨時就控制好本能,並反過來加以利用。

        ——這個機靈的小妮子。Sans低頭看著蜷縮在他懷裡、整個臉都燒紅的Frisk,笑笑地想。

        嘛、無所謂了,既然Frisk都主動將這次的發情期反過來利用、誘惑他,那麼他何不就順風吹火地乖乖走入她的陷阱之中呢?

        將Sans和Frisk兩人之間的關係比喻成一場遊戲的話,那麼Frisk便是扮演獵人,而Sans扮演獵物,這是一場只有兩人的追逐遊戲。Frisk身為獵人,她相當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或者說那是她的天性,打從第一次在地下世界見面時就能看出來了,她的心智年齡也比表面上還要成熟許多。但儘管如此,Sans怕麻煩的性格讓他稱職地扮演了獵物角色,一介優秀的、不被捕獲的獵物,彷彿置身事外,僅僅只是注視著Frisk——直到現在。

        遊戲進行至今,愛上獵人的獵物終究只有被捕獲的下場,Sans該是時候投降了。然而雖然現在實際上將要投降認輸的是Sans,但表面上看起來卻是他贏了,依然保有著那份大人的從容不迫。

        難得就讓他也把握下主動權吧,一直以來面對著Frisk的主動進攻,總是含糊其辭、推託帶過的Sans,此刻能將立場反過來,心情相當愉悅。

        至於Toriel那邊……就暫時別去想了,畢竟這是他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到頭來無論如何他都肯定會被Toriel狠狠鞭一頓,那就乾脆一次做好承擔的準備,Sans是這麼想的。

        Sans翻身壓在Frisk的上方,雙手撐在她頭部兩側,收起了臉上那副慵懶輕浮的笑容,換上溫柔而有些嚴肅的表情,看著Frisk。

        他用右手指骨撫摸Frisk的臉頰,再次向她確認。「Frisk,妳確定嗎?當然中途只要妳說停,我就會停手,但……我也很難保證自己不會失控。」Sans最後一句考慮再三,還是坦承了。其實本能的影響對於非初次發情期的任何性別來說都不再那麼強烈,「失控」兩字即便是在Alpha易感期或Omega發情期時也不容易發生,因此Sans這裡說的並不是指生理上的吸引而已,而是源自於更純粹的——自身的強烈情感。

        這也許是Sans第一次坦承他的情感,雖然仍然不直率,但對Frisk而言已經是很好的告白了。

        Frisk伸手握住撫摸自己臉龐的指骨,帶著篤定的笑容答道:「可以的,因為是Sans啊……」她閉上雙眼,溫柔地親吻了Sans的手指骨節,才接著說,「我愛你哦,Sans。」

        平時Frisk對Sans的告白總不過是喜歡、喜歡,現在她卻說了「我愛你」,對Sans而言就像是被人狠狠地重擊了下心臟一樣震撼。Sans說不出話來,只能低下頭去深深吻住Frisk。

 

评论 ( 8 )
热度 ( 89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