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松/おそ一]從海邊寄來的信(6)

同人|[松/おそ一]從海邊寄來的信

@焦抹Caramel_20180716

 

#



        夜晚的松野家,門口忽然傳來很大的動靜,一聲沉悶的咚響讓睡不著覺的、待在家中的四個兄弟走下來查看。

        當他們看見是一松渾身狼狽地回到家裡時,似乎都很驚訝,但他們沒有對一松說什麼,只是把魂不守舍的一松從地上拉起來,接著鋪好床,讓一松趕緊去休息。

        等安頓好一松,四兄弟才跑到客廳圍在一起,撥通了小松哥哥的電話。

        「混蛋長男!你搞什麼啊,居然讓那種狀況的一松自己走回來!」電話一接通,輕松馬上就破口大罵。

        話筒對邊傳來小松像是求饒的聲音,「我其實有偷偷跟在一松身後看他回家啦,雖然這樣聽起來很像跟蹤狂之類的,但是那種情況下我沒辦法和一松一起走回去啊,你也體諒我嘛。」

        輕松還想多說兩句,罵小松就算氣氛不允許還是應該堅持和一松一起回來才對,但這時唐松也跳出來,為小松打圓場。「Brother,大哥也是以自己的方式在照顧一松,這肯定是當下唯一的方法了,不然大哥怎麼會捨得這樣對待一松呢?我們就別追究了吧。」

        唐松用那閃閃發亮的眼神誠摯地說,雖然大部分時間他這表情會帶來負面效果,但這次看來是起作用了。輕松皺著眉嘆了一口氣,「唉,算了,真是的……不過看起來事情完全出乎意料啊,我真的沒有想到一松會選擇回來,我以為他——」

        「我早就說過已經得出結果了吧?哥哥我對這種事情可是很在行的,所以不意外吶。」

        小松不等輕松說完,便搶過了話。他的語氣雖然聽起來輕快,卻讓在場所有人都短暫沉默了一下。

        「那麼,小松哥哥接著打算怎麼辦呢?真的都不回來了嗎?」椴松問。

        「不,呃、對。我是說,我還是會回去的啦,畢竟是我的家呀,不過至少要等幾個月後吧?在這之前你們可以來我現在的住處玩,沒問題的哦!雖然我沒什麼東西好招待你們,哈哈哈。」

        「找小松哥哥玩——耶——!」十四松聽了這話,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甩著過長的袖子喝采著,隨即又被椴松摀住了嘴。椴松伸出左手食指底在自己的唇上,小小聲地吐出「噓」的音,「十四松哥哥,一松哥哥正在睡覺哦。」

        輕松則是用鼻子哼了聲,「嘁,之後再帶點東西過去給你啦。」

        「哈,謝啦。」小松說,透過話筒裡傳來的聲音,可以想像他用手指擦過鼻子時露出的笑臉。

        停頓了一下,小松才接著用稍微低沉一點的聲音開口:「抱歉,輕松明明也已經做好離開家的準備了,不過卻因為我的關係……」之後的話小松沒有說清楚,不過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如果要說起獨立的決心的話,輕松一直都是最堅決的那個,也為此作了許多準備。

        但在此之前、在獨立之前,更重要的還是他們彼此。

        所以這是很久之前就決定好的事,如果在小松離開以後,一松選擇留下來,那其他的四個兄弟在一松心情徹底穩定下來以前,誰都不會再離開家。這不是小松的請求,而是他們兄弟之間心照不宣的默契。

        輕松再次不耐地哼了聲,打斷小松的道歉。「停,你現在給我顧好自己就好了,工作也才起步一個月而已,有空擔心我們不如想想自己。」

        「Exactly! 大哥,別擔心我們了,去追尋你的謬思吧! 」

        「小松哥哥,雖然我覺得你的行為還是有點渣,但是呢~我會照顧一松哥哥的,所以你就放心吧。記得領到薪水後請我吃飯就好了。」

        「吃飯!到時候要大家一起開開心心吃飯哦!元氣元氣!」

        「……謝謝。」小松頓了頓,然後回答。面對兄弟們的支持,即使他的內心仍然感到低落,但還是浮現了些許暖意。

        不管怎麼說,現在自己能做的,就是更加努力,然後徹底獨立生活,好讓爸媽跟弟弟們都不要擔心了吧。而且再過一段時間,一松和自己,應該也能好起來……吧?

        之後小松對弟弟們講了講工作和新租屋處周遭的事,四兄弟也各自對小松說了些自己的近況,這通電話便掛斷了。

 

 

        /

 

 

        這天一松起床之後,和往常一樣普通地吃了早餐,然後洗漱,把睡衣換成連帽上衣之後,找出私藏的貓糧,走出了門。

        小松給他的那張寵物店會員卡、貓糧和逗貓用品等,他一個也沒有拿,全部都塞在衣櫃的最深處,像是從來沒有收到那些東西一樣。

        一松假裝自己已經把那些東西都忘得一乾二淨了。

 

        繞過轉角,貓咪住的那條小巷子就算在白天還是被大樓陰影所覆蓋,依然昏暗,而且靜謐。

        小小的巷子中迴響著一松獨有的、那種拖地的腳步聲,似乎是聽見熟悉的聲音,幾隻貓兒就從陰影中走出來了。

        多好啊,這種熟悉感,這些貓總是在這裡。

        一松蹲下身去,把貓罐頭拉開,倒進碟子裡,放在地上,然後就一動不動地靠牆坐著。等貓咪蹭過來吃飯時,他以不會打擾的方式輕輕撫摸牠們的頭,貓咪也發出滿足的咕嚕聲。

        一松看著貓咪們用餐,偶爾抬頭看著被建築物和電線杆遮蔽地只剩下一小塊縫隙的灰色天空,思緒毫無目的地漂流著,說白了就是發呆。

        和往常一樣悠閒的日子,應該是這樣的,他總是重複著相同的事,而且安逸於此,但不知為何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擅自變得漫長起來。就連狹窄縫隙中的一小片天空,也總是被雲層遮擋,未曾向他展露湛藍。

        搞什麼啊?真是。一松晃了晃腦袋。他想大概是最近被唐松纏得太緊了,所以自己也變笨了吧。混蛋臭松那傢伙從某一天開始,只要一松在家,就很少讓他獨自待著,非要拉著他聽自己彈吉他或做其他一些淨是莫名其妙的事,還說什麼「自己要負起哥哥的責任」,別開玩笑了好嗎,誰需要他做那些事啊?

        ——畢竟小松哥哥不在以後,他就是家裡最大的哥哥了。

        流星般的念頭剎那間劃過腦海,一松猛地抬起了頭,結果後腦杓卻硬生生嗑到牆壁,讓他痛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疼痛讓思緒一瞬間變得空白,雖然是微不足道的一瞬間,但足夠一松抓住它。一松徐徐地、徐徐地吐出他剛倒抽的那口涼氣,讓自己重新平靜下來。

        好了,什麼都別想了吧,現在這樣生活就可以了。

        一松將視線重新投回貓咪身上。零零散散的幾個碟子,有些已經空了,幾隻貓吃飽喝足,正放鬆地舔著毛。

        一松繼續他悠悠的等待,等貓咪們都吃完,他要把碟子收回去、空罐頭拿去扔,以免放在這裡不小心害貓踩到受傷。雖然這裡的貓都很聰明,大概不會犯這種錯誤才對,但是一松是個細心的孩子。

        也因此他其實注意到了,在巷子的邊邊有好幾個空罐頭,整齊地排成一列,卻沒有拿去丟。上面的商品標籤指出了店家,那個店名一松感覺很熟悉,但是他沒有繼續想下去。

        「……吃完了嗎?」一松回過神,看著最後一隻吃完飯的橘貓跳上紙箱,慵懶地伸了個懶腰。一松笑了下,伸手把碟子和一邊的空罐頭拿起來,然後全部裝進原本的袋子裡。

        一如既往的重複動作,但並不令人討厭。餵貓是一松每天的例行公事,只有和貓在一起的時候他才能放鬆。

        是啊,已經完成了,現在可以回去了。

        但一松站在原地,有些發愣地看著路邊那一列空罐頭。

        最後一松還是把那些空罐頭都一起拿起來了,畢竟就算放在邊邊,還是很有可能被貓踩到,所以得拿去丟才行。

        一松想著,把空罐頭放在這裡的人,難道沒有想到貓可能會因此受傷這一點嗎?……不,大概沒有吧,因為平時會在這裡餵貓的人只有自己而已,而如果那個人是最近才開始自己餵貓,又是個少根筋的笨蛋,那肯定不會知道吧。

        一松拿著空罐頭,慢悠悠地走回家。

 

        回到家的時候,大概才早上九點多而已,相較於一松出門之時,天色已經徹底明亮。在海邊送走盛夏後,時間已經來到九月了,九月又作長月,據說來由是因為在這之後夜晚將會愈發漫長。

        一松在路上,遠遠就看見十四松在家門口拿著球棒做空揮練習。而當十四松看見一松時,便露出大大的笑臉,丟下球棒,轉而舉起雙手在空中揮啊揮。

        一松舉起一隻手回應,臉上露出了小小的微笑,朝著十四松逕直走去。但當一松踏著緩慢的腳步靠近十四松的時候,十四松卻突然用一隻手遮著嘴,表情微妙地看著一松,若有所思。

        「怎麼了?」一松發覺了十四松的視線,腳步也緩了下來,但其實他已經差不多走到十四松面前了。十四松不常露出這樣的表情,這讓一松忍不住感到緊張。

        一松放下了手中裝著空罐頭和碟子的塑膠袋,而十四松仍緊盯著自己。他這個弟弟什麼都好,就是太難捉摸了,就算是一松也常常搞不懂。

        接著突如其然地,十四松拉住一松的雙手,臉上又綻開燦爛的微笑,用高分貝說:「一松哥哥,今天一起出去吧!」

        「出去?去哪裡?」十四松表情的急遽變化讓一松有些茫然,但是他還是順著話問出口了,畢竟他不常拒絕弟弟的請求。

        十四松拉著一松的手,在空中甩啊甩的,「去新開的甜點店!在市區哦,是Totty告訴我的,好想去!」

        一松有些呆呆地理解這番話,但看著十四松陽光般的笑臉,他的嘴角也不禁隱隱上揚。反正一松這幾天心情都有點煩躁、老是覺得靜不下心來,或許出門走走是個不錯的選擇吧。

        一松點了點頭。

        「嗯,那找椴松一起來吧,畢竟我不知道路。」

 

 

        TBC.


往HE直奔中。

原本在噗浪發的內容好像只到上一章或這一章而已,所以文筆風格或許有多少不同,也或許沒有。

评论
热度 ( 9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