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松/おそ一]從海邊寄來的信(2)

同人|[松/おそ一]從海邊寄來的信

@焦抹Caramel_20180528


*有一點紅松成分,真的只有一點點。

*依然短小的過渡章,所以今天就丟上來了。


#

 

 

        「你告訴一松哥哥了嗎?」

        椴松直接地問著,臉上一副不贊同的表情,卻還是乖乖伸手接過了小松交給他的信封。

        小松帶著笑容回答:「嗯,不過就和我想的一樣,一松是不可能會答應的吧。」他說著,口氣一派無足輕重的樣子。

        椴松看著小松,心底湧上更多不悅,「你的笑臉比哭還難看。」他說,嘴巴一如既往地毫不客氣。小松的那張標準笑臉實在讓椴松很想好好揍一拳,若不是他知道小松有多費力才擠出這張臉,肯定是會動手的。

        「你真的好好跟一松哥哥談過了嗎?我怎麼看都不覺得他像是知情的樣子。」椴松緊緊地逼問著。

        而他的話像是戳到了什麼痛點,令小松撇開了眼色。

        小松盯著一旁的牆,謹慎地回答:「我對你們的說法是略有不同,但是都已經得出結果了。」他認為自己雖然沒有正面回應,但說的也都是實話。

        椴松看小松的態度,知道問不出什麼了,亦不再追問,只是嘆了口氣。他對這個大哥真的是一點辦法也沒有。

        而小松又轉回頭,眼神軟化下來,他溫柔而筆直地看向椴松。「唐松和輕松雖然是哥哥,但他們多少還是太天真,以後可要你多幫著他們了,椴松。」

        小松認真地交代,但那態度不知為何令椴松感到十分不悅。

        椴松攥緊了拳頭,頭低了下來。

        「既然會擔心,那就留下來啊……」他小小聲地說,像是在極力隱忍自己的情緒,而他手中從小松那接來的信封還沒被打開過,就已被捏得稀巴爛了。「居然就這樣擅自下了決定……真是、真是……太過分了……!」

        椴松的肩膀有些顫抖,他僵直在原地,彷彿整個人不敢輕舉妄動。

        而小松走向前,輕輕抱住了椴松,手放在他的頭上溫柔地拍了拍,「啊哈哈,椴松還是一樣愛哭呢,不過對不起啊,椴松——對不起。」

        小松沉著聲音,雙手沒有放開椴松,卻還是保持著一段微小的距離。椴松知道小松的道歉是有雙重含義的,究竟為了什麼,他們都心知肚明。

        這會兒小松能感覺到自己的衣服被椴松緊緊揪住,像是故意似地,眼淚和鼻涕沾到他的身上,他不介意,繼續讓椴松靠在他的身上哭。

        其實椴松也不想這麼懦弱的,他可是沒有心的怪物,不應該會流眼淚,但是只有這一會兒不同。因為就算是怪物,受了傷還是會感到疼痛。

        小松和椴松,他們此刻都站在同樣的立場,同樣都是競技場中失敗的那一方,即便是打從最初就不應該開始的比賽,他們也都付出了自己的全力。

        也因此,椴松比起其他兄弟,更能明白小松的心情。他知道這一切對小松而言有多麼殘忍,無論做出什麼樣的選擇,都必然會失去,肯定讓人相當徬徨吧。

        但小松和自己又有些不同,椴松很早就選擇了離開,成為競技場底下的觀眾,然而小松卻選擇什麼都不說,只是一個人獨自面對所有挑戰。

        椴松想,如果他能痛揍小松一頓就好了,然而那樣卻無法改變任何事情。所以他只是看著這一切,從離場之後始終沒有變過,他接受了自己的落敗,選擇離開,並且為持續站在競技場上的人獻上祝福。

        除此之外,他也不曉得還能做什麼了。

        因為無論是椴松或是小松,都是明白的,那樣沒有未來的生活只能停留在「現在」,即便等「現在」結束,未來也不會在前方迎接他們。

        也許終究是困獸之鬥。

 

        「椴松,你愛著哥哥們嗎?」小松突然問道。

 

        椴松退了開,伸手抹掉臉上的眼淚和鼻涕。他看著小松,堅定而直率地說:「愛。」沒有一絲遲疑。

        椴松感到有些羞恥,但小松聽了之後只是露出十分高興的笑容,再次拍拍他的頭。

        「嗯,我也愛著大家哦。」

 

 

         TBC.

评论
热度 ( 6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