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松/おそ一]從海邊寄來的信(1)

同人|[松/おそ一]從海邊寄來的信

@焦抹Caramel_20180527

 

#

 

 

        小松站在沙灘上,距離一松一段距離的位置。

        從那裡望去,將要落日的天空還是顯得有些太亮,小松瞇著眼,試圖掌握住一松的身影。然而一松背著光,小松看不清他的表情。

        一松的腳踝浸在海水裡,冰冰涼涼的,帶著細沙,有一絲搔癢的感覺。他看著海面,海浪一陣一陣地拍打到岸上,波光粼粼。一松想,如果幸福這兩個字是能夠用在他這種社會殘渣身上的話,那也許就是現在了吧。

        不過是兩個人短暫的脫隊,不考慮其他兄弟擔心與否的問題,對一松而言,這就堪比電影裡的逃亡了。

        只有短暫的幾分鐘,能從他不堪的現實生活中逃離,就算只是暫時逃入了他人的世界也無所謂,都值得他高興。

        而帶著他逃亡、接納他進入自己世界裡的人,是小松哥哥。

        一直都是小松哥哥。

        一松和小松,維持著一種近似於戀人的關係。他們會牽手、擁抱和親吻,在一松感到不安的時候,小松會給予他安慰,但也僅此而已,他們兩人之間沒有更越界的舉動。

        和小松這樣的關係,讓一松感到安心。

        他會覺得自己似乎有了容身之處,儘管他明白小松愛著所有兄弟,他或許沒有得到比其他兄弟更多的愛,但在一松看來,他們的關係仍然是特別的——特別的、非正常的、不堪的。

        卻也是能為他帶來一絲救贖的。

        一松擅自將小松擺在了那樣的位置,儘管在旁人看來,他們或許就是感情較好的兄弟而已,擁抱和親吻都不算什麼,小松大概也是這樣想的,但是一松卻不僅僅是如此看待。

        也因此,一松其實對小松心懷愧疚,每次躲避現實逃亡的時候,他總是會想著自己是不是在無意間將罪孽也推給小松哥哥了呢?即便他不知道究竟是什麼罪,也許是亂倫、也許是同性愛,也或許是基督教經典中所說的所有人類自出生起便背負著的原罪。

        自己懷抱著糟糕的想法,利用小松對弟弟的照顧,他就這樣擅自地躲進小松敞開的令人安心的懷抱裡,卻不願去猜想對方究竟是懷抱著怎樣的心情。

        一松對兩人之間的關係並沒有過多期待,畢竟本來就是自己自作多情,就算哪天小松說他膩了,他也不會有絲毫訝異。他其實已經在想,會不會該是時候結束了呢?因為今天小松告訴他有話要說啊。

        他做了個深呼吸,慢慢地吸氣、吐氣,然後才轉過身,看著小松。

 

        一松的身影在落日餘暉下,顯得有些炫目。逼近海平面的太陽燃燒著最後一點赤紅,熠熠生輝,小松忍不住抬起手放在眼上遮擋那光。

        小松看著一松,似乎有些恍神,他張開了嘴,腦子裡卻組合不出像樣的句子。

        過了半晌,他才提出那句早在心裡演練上百次的問話:

 

        「你願意和我一起離開嗎,一松?」

 

        小松的聲音不大,恰好是他們兩人能夠聽見的程度而已,伴隨著海浪的聲音還顯得有些曖昧,似乎會被海浪就這麼沖刷掉一樣,不大真實。

        一松看著小松。是什麼意思?小松哥哥要我和他一起離開嗎?要去哪?一松感到疑惑,問題浮現在腦海中,卻沒有問出口。

        有些奇怪的念頭像流星一樣劃過,但一松沒有細想下去,沒有去想小松這句話背後的深意。反正無論如何他都是不可能離開的吧,畢竟真正的逃亡只能留在電影裡——到頭來依然虛假,而一松知道自己絕對是哪裡都無法逃離的。

        所以就像面對小松平時的胡言亂語一樣,一松選擇冷淡地沉默。

        他讓自己保持冷淡,這樣就沒有期待,也沒有傷害。他對如殘渣一般的自己不應該有所期待。

 

        落日的速度總是很快,太陽在兩人的無言之中悄悄退場。天空從原本的橘黃轉為酒紅、再轉為暗紫,遠離道路的海岸邊一下就失去了光芒。

        沒有任何的路燈照亮,眼睛一時無法適應,成了一片朦朧。

        雖然小松看不清眼前,但一松看得見,因為他早已習慣在黑暗的巷子裡徘徊了。就像貓一樣的視力,讓他在黑暗中也能清楚看見小松欲言又止的神情。一松沒有著急,他選擇了靜靜等著。

        等到小松的雙眼逐漸習慣了黑暗,能夠看得見了,一松看見他的臉上帶著一抹淺笑,仍然欲言又止,到頭來還是同樣以沉默來回應一松。

        一松清楚小松有些話沒說出口,但他也不願去探究。

 

        海浪拍打在岸上,夜晚的海風似乎變得更大了,他們耳裡都只充斥著浪花碎裂的聲音。

        直到口袋裡的手機震動,小松沒有查看也沒有接起電話,而是直接壓下了拒聽鍵。然後他朝一松招了招手,一松也順從地走來。

        「回去吧,一松。」

        他們沒再說什麼話,安安靜靜地離開了海岸。

 

 

        TBC.


第一段相當短小,非常抱歉!雖然本文寫完了,但其實這是去年的東西,想要慢慢修改慢慢放。雖然是自嗨的渣東西,但還是希望能讓同好感覺到我對歐搜一的愛,這份真愛是不會改變的。

那麼我們就下週見啦!

评论 ( 2 )
热度 ( 9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