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UNDERFELL/Sans x Frisk]Double S

同人|[UNDERFELL/Sans x Frisk]Double S

文/焦抹

 

 

#

 

*背景UNDERFELL、Sans x Frisk。

*沒有很多關聯性的前篇→《UNDERFELL練習》(用了《UNDERFELL練習》裡的Frisk設定,但是和那篇進行中的正文沒什麼關聯,這篇是寫開心的而已)

*劇情簡言之:當很s的UF!Sans遇上我家也很s的UF!Frisk。

*寫文時的BGM是〈Megalovania〉,推薦搭配。

 

#

 

 

 

        Frisk一直以來其實都是很小心的,她盡量不踏入對方的活動範圍、減少與那邊居民的互動,甚至偶爾在路上看見對方都還會特意繞路避開,她明明已經釋放出如此大的善意了,但對方似乎還是完全沒有要領情的樣子,她真的是不明白為什麼。

        眼看著對方朝自己逼近,她只是站在原地不動,沒有要後退逃跑的意思。對方那副帶著不懷好意的笑容她實在是熟悉極了——拜託!她可是天天都看著呢!只是她家的那隻和眼前的相較之下還是可愛多了,雖然這可能有一部份是出於家裡那隻已經被她好好「教育」過的關係。

        「hey sweetheart,怎麼啦?看見我不高興嗎?」

        就在她的思緒還在空中隨意漂浮時,對家的Sans已經使用瞬移來到她身前了。他用著自己那如糖漿般黏膩的聲音輕輕貼在Frisk耳畔旁說道,這令她感覺有些酥麻,她的耳朵是敏感處之一,相當禁不起熱氣的吹拂,但比起那個,她更多的情緒是心裡湧上的藐視感。

        ——以及伴隨而來的一點點興奮之情。

        她抬起眼望了過去,雖然在對方眼中她可能根本沒張開眼睛吧。對方看起來毫不掩飾自己的興奮,不過這也可能是因為她和另外一位Sans相處久了,所以可以輕易辨認而已。

        總之Frisk並不是這種類型的人,不如說就算她想要有反應,例如說正常地笑一下什麼的就很困難了,更別提如興奮這種強烈的情緒。Frisk做不出任何表情,她因此看起來總是很淡漠。

        但可不表示她沒有這種情緒。

        一直讓著他,實際上也只能算是Frisk對他的禮貌而已,他們都住在同個AU裡,實在是不適合把氣氛弄僵,不是嗎?這應該是很基本的鄰里禮貌吧?但很顯然對方根本不那樣想,這個Sans總是很喜歡四處挑釁其他家的人們,雖然當旁觀者時會覺得很有趣,但是當自己被惹上時就一點也不了。

        她不是怕他,只是覺得煩。她覺得自己如果真有那麼多時間跟別家的Sans瞎胡鬧的話,還不如多陪陪自己家裡那一隻,她也比較開心。

        所以她只是這樣回應對方:「哦。」單音節的敷衍了事。

 

        Frisk的語氣極其平淡,如果Sans不是很了解她的話大概會猜不透她的意思吧,但是他就是知道得很清楚,那背後的涵義是「滾吧廢物」。

        這讓他整個人都興奮得不好了。

        更加肆無忌憚地,Sans將手環繞上Frisk的腰,將對方拉向自己,讓兩人的身體相貼,只有頭稍微有些距離。

        他輕輕撩起Frisk頰旁的碎髮,用指骨揉弄著,舉到嘴邊親吻了一下,然後才放開,「別這麼急嘛,甜心,妳總是很不待見我呢。」

        聽見他的這番話,Frisk忍不住笑了出來,「不待見你?難不成你希望我對你好一點嗎?」這真是極有趣的要求,她從來都沒想過有一天會從Sans口中聽見這種話,無論是哪個Sans都一樣,沒有要求殘酷的對待就已經很難得了。

        不過隨即她就明白了——他畢竟是不同的Sans,不能老是以同樣的標準來衡量。這麼一想的話,也許她之前從來都沒有好好地面對過眼前這位Sans,這確實是很無禮沒錯。

        她默默地思考了一下,舌頭在不注意時伸出來舔了下略微乾燥的上唇,這個動作讓Sans看得有些心癢癢的,他不禁又將她摟緊了一些。

        「考慮得如何?」這次他已經是完全貼在Frisk的臉頰上在說話了,連手也在她的大腿上游移著,可以說是相當赤裸裸地在佔便宜。不過Frisk依然是一幅完全不介意的樣子,只是思考著,然後還笑了。

        少女勾起她的嘴角,嗤笑出聲,「可以啊。」

        她伸手抓住眼前骷髏的肩膀,用力就是一推,忽地就拉開兩人的距離,這讓Sans有點被嚇到,但更讓他吃驚的還在後面。

        Frisk用力地壓下了Sans的肩膀,預料之外的行動讓他有些措手不及,一瞬間他的雙腳就跪地了。

        Frisk的雙眼在此時似乎有些微睜開,從Sans的角度看過去,能看見她眼裡翻湧的緋紅色,以及身後的皎潔月光。

        少女帶著甜甜的微笑,以居高臨下的姿勢說道:「好好地求我的話,我就實現你的願望。」

 

        這無疑是封挑戰書、是戰爭前的狼煙,Sans在愣了一下之後終於露出一個真心感到有趣的笑靨,神情少了幾分之前的不懷好意,但是那種針鋒相對的刺眼感仍還沒不見,Frisk能感覺得出來。

        在她心底搔刮著的興奮之情似乎越發明顯了,而在她眼前低頭的骷髏肯定也是,她在他身上嗅到了某種與自己相同的氣味,這也許才是他們老是對著幹的原因,人家總說同極相斥的嘛。

        不過臭味相投之類的,好像也有此一說。

        被Frisk壓跪在地上的Sans看不出究竟有沒有感到屈辱,他只是臉紅著喘息,就和很多時候沒什麼兩樣。然後他用細長的指骨溫柔抓住Frisk的右小腿放到自己肩上,伸出他鮮紅的舌頭就是一舔,頓時傳來黏膩濕滑的感覺,令Frisk皺了下眉。

        「這是回敬,我親愛的」,Sans的動作就像是在傳達這般充滿敵意的愛慕一樣,然後他又在上面落下幾個輕柔的吻,才用著半像是討好、半像是威嚇的語氣說著:「這樣可以了嗎?」聲音裡還盡是藏不住的笑意。

        對於Sans的行為,本來應該是很羅曼蒂克而令人害羞的才對,但是他卻不怎麼能挑起Frisk的情慾,而且她現在居然還莫名其妙地想笑,大概是看見自己居然被自己的慣用伎倆挑逗的關係吧,這實在是太好笑了。

        但是像這樣不溫不火的程度,真的不是什麼好火候,何況她都已經給了他那麼多機會,他要吃豆腐想必也吃夠了,現在開始得按照她的遊戲規則來才行。

        她用力地扯起Sans頸椎骨上的項圈,也不在乎過大的手勁讓Sans的臉色一瞬間有點難看,畢竟她就喜歡看對方不愉快的樣子嘛。

        伴隨著Frisk的動作,Sans一下子又被扯著站了起來,這少女反覆的脾氣也是讓他漸漸失去耐心了,說到底畢竟是個年幼的小女孩罷了,他認為自己現在應該要將這遊戲的主控權拿回來才行。

        遊戲的氣氛一觸即發。

 

        Sans直直盯著看了Frisk幾秒之後,見對方似乎張嘴想說些什麼,就一點機會也不給,反過手換他抓住少女,然後就將她壓回了牆上,用舌頭撬開她的齒貝,狡猾地竄了進去。

        Sans的舌頭在正常人的標準來說,算是挺長的,更不用說對於一個青春少女的口腔來講了。他用舌頭舔過她嘴裡的每個部份,甚至在最深處的舌根有意無意地刮弄著,給她帶來一種想嘔吐的感覺,卻同時又無比興奮。

        Frisk的雙手被Sans壓制在她頭上的位置,這動作實在是令她很難施力,也許這是他算計好的吧。雖然不得不承認和Sans粗魯地接吻是很讓她心情愉快沒錯,但是她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會服輸的人。

        她猛地使力將頭往右側扭,然後再用力地向前撞一下,雖然在Sans的壓制下她的行動並沒能撞開對方,但是也足夠嗑傷他的頷骨了,而且她還趁這機會狠狠地咬了下Sans的舌頭,哈!這樣的感覺才叫大感愉悅嘛。

        Sans被嗑了這麼一下,不禁疼得嘶了口氣。這下可好了,他現在更是不想放開眼前的這隻小野貓了,他用全身重量抵著Frisk,不讓她反抗,要比力氣的話,他還是挺有自信的,然後繼續他們的唇舌交纏。

        嘴巴裡溢滿了血腥味,大概有Frisk的、也有Sans自己的,他並不是很確定。Frisk終於在他身下停止了掙扎,這讓他感到高興,並且有一種莫名的驕傲,果然少女還是乖順一點才可愛嘛。

        但Frisk可是一點順從的意味也沒有,這次換她用力地將舌頭刮過骷髏剛才被她咬傷的地方,熱辣辣的感覺瞬間就從口腔竄了上來,接著她又再一次故技重施,用她的嘴猛力地嗑向了Sans的嘴,牙齒、骨頭與嘴唇撞在一起,他們終於是在這樣暴力的情況下結束了這個吻。

        Sans鬆開原本緊抓著Frisk的手,摸向自己的嘴邊。這小甜心可還真是不能輕忽大意啊,居然就這麼硬生生撞下他堅硬的骨頭,還給他的舌頭弄出一道相當長的傷口,即便他的身體是魔法性質的,也需要時間修復,和人類差不多,看來接下來幾天他或許都得要戴著口罩出門、並且注意飲食了。

        而Frisk這邊的情況也沒多好,畢竟她的身體可沒有Sans那骨頭來得堅硬,她的唇邊被Sans的牙齒劃傷不少,雖然不是像她給Sans造成的那樣大傷口,但也已經出現一些瘀青了,看來她接著幾天也要戴著口罩出門、並且注意飲食了。

        這樣的情況在兩人看來,都十分可笑,與其說他們是在接吻,不如說是打架還比較有人會相信,但是他們可都還沒有在此結束遊戲的想法。

 

        只是也不是現在就繼續就是了。

 

        「——Sans!你個懶骨頭、又給我去了哪裡啊!」

        Papyrus大喊的聲音遠遠地就從另外一端傳了過來,在月夜的小巷中顯得意外突兀,他們兩人相視一眼,然後都笑了出來。

        最後他們給了彼此一個輕柔的吻,不帶情慾、暴力或征服慾的那種,草草地就為這場遊戲添上暫時的休止符。

        嘛,這個勝負就留到之後再說了吧。

 

 

 

#

 

Fin.

Caramel/20160913/3161words

 

#

 

 

 

後記/

 

        其實這篇寫到最後快要打野戰了,但是我硬是把它拉了回來,我肉坑已經夠多了不需要再多一個

        而這篇文章是源於撲浪上大家的UF!Sans混戰,看著大家精彩的戰鬥(?),莫名其妙就出來了,總之希望大家喜歡。

 

By焦抹

 


评论
热度 ( 43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