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Free!/真遙]三十二歲的時光膠囊(下)

同人|[Free!/真遙]三十二歲的時光膠囊

文/焦抹

 

#

 

*甜文、HE。

*原作背景,結局後很久很久,關於三十二歲的真琴和遙兩人的故事。

*雖然設定是三十二歲,但其實兩人都還是像小笨蛋一樣(笑)。

 

#

 

 

「寫一封信給自己/十年以後不要打開燒掉它/問自己:十年以前你愛過誰」——節錄自潘柏霖〈關燈〉

 

 

#



  隔天是假日,但真琴仍舊一大早就起床了,因為今天是他們四人約定再次見面的日子,每個人必須要說出自己埋下了什麼東西才行。他們約在昨天的同一個地方,那棵埋了時光膠囊的老樹下,搭車過去的話得花一點時間。

  雖然最後他還是沒想透關於遙的時光膠囊的意義,但是他還是和平時一樣,按了遙家的門鈴,沒人應門,用鑰匙直接開門,然後在浴室裡和遙打招呼。

  「早安啊,小遙。」真琴微笑著伸出了手。

  「不要加個『小』字。」遙則抱怨著,回握住了手。

  雖然昨天發生了一些波折,但是兩人的相處仍舊沒有改變。他們果然會一直像十年前一樣吧?這樣平淡的一天開始總是讓真琴覺得幸福而充實。

 

 

  吃過早餐之後,兩人便一起出門了。當抵達目的地時,渚和怜兩人已經等在那裡了,他們四人圍成一圈坐了下來。

  「那麼,要先從誰開始呢?」渚興致勃勃的樣子,左右看了看,決定了由自己先說,「我啊,把我那時在大學成績最優秀的一場游泳比賽照片跟得獎獎盃放了進去,還有一張給現在的我的信。雖然現在的我已經不能常常游泳了,但是想起十年前的自己,就覺得好開心啊!而且我的夢想也已經達成了哦!」他一臉燦爛的笑容,看了看身邊三人,「就是和大家一直在一起,能像現在這樣,真是太好了!」

  聽見渚這麼說,大家的臉上都不自覺漾出笑容。

  雖然把大家一直在一起當成夢想,感覺似乎很容易,畢竟現代科技進步,就算不能見面還是可以透過電話、網路來聯繫。但其實自從出社會之後,大家見面的時間與聯繫的機會就非常少了,也都有各自的生活要忙碌,更何況還經過了十年,現在四個人還能像這樣子聚在一起,真的是非常珍貴的一件事。

  大家開心地笑著,愉悅的氣氛一下子就擴散開來。而渚說完了,下一個人則輪到怜。

  「那個、我,我的話……」怜又一次變得滿臉通紅,他拉過背在身上的背包,從裡面拿出了盒子,是他的時光膠囊。「其實是這個,請你們直接看吧!」他說著,將盒子遞了出來。

  另外三人接過了盒子,打開。盒子裡面放著一個似乎是人形的小物品,拿出來仔細看才發覺是怜的模型,而作為範本的照片就壓在模型下面。

  「雖然我早就知道小怜非常自戀了,但是沒想到居然這麼嚴重啊。」渚毫不留情地說道,「不過還好現在的你會害羞,看來是社會化成功了吧。」

  「不對,你在說什麼?」怜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反問著,「我確實是感到羞恥沒錯,但是是因為這粗劣的製作手法啊!雖然對當時的我而言,製作模型真的是非常困難,不過我應該可以做的更好才對。但我果然是聰明,如果放照片的話,肯定難以妥善保存,但如果是放模型的話,就算經過十年也還是一模一樣啊哈哈哈哈!」怜邊說著,邊佩服起自己了。

  大家的臉上露出有點微妙的笑容,渚還小聲地說了一句「好殘念啊」,但是怜一點也沒注意到的樣子,依舊爽朗地笑著。

  怜似乎……過了十年,越發有自信了啊。

  在這有些微妙的氣氛下,接著下一個就輪到真琴了。


  實際上,真琴還沒想到自己要用什麼說詞才好,畢竟遙就坐在身邊,他也已經看過裡面的內容了,就算想蒙混過去,但在本人的面前說謊實在是一點意義也沒有,何況真琴不喜歡說謊。

  不過眼下的情況還真是叫他不得不說謊,如果是十幾年前的自己也許會就這麼坦白了也不一定,但出了社會之後,有很多情況都是迫不得已的,就跟現在一樣。只能隨便說點什麼了。

  真琴對大家露出微笑,說道:「我放的是照片。」

  「照片嗎?嘛~的確是小真會做的事呢。」渚說,「那麼,是什麼的照片?」

  真琴果然還是躲不過這個問題,「是遙的。」他乖乖地照實回答了,卻開始擔心會不會被繼續追問為什麼要放遙的照片之類的問題,如果變成那樣,難不成真的要說他喜歡遙嗎?

  不不不,遙是他最好的朋友,他在想什麼呢?

  不過如此令人緊張的預想並沒有發生,渚只是大大地點頭,雙手環抱在胸前,像是一副什麼都明白了的模樣,「畢竟十年前,小遙就要出國了嘛,一直和小遙在一起的小真會不捨也是可以理解的。」

  「可是,為什麼只有放遙前輩一個人呢?」具有爆炸性威力的問題從意想不到的怜口中問出來了。

  「因為我們都沒有離開日本吧。」渚說。十年前的他和怜也都還只是大三而已,當然沒有要離開日本的打算,所以沒有放他們的照片,似乎也是很合理的。

  怜大概是接受了這個答案的樣子,也點了點頭。

  真琴暗自鬆了一口氣。渚已經替真琴回答完最困難的問題了,雖然並不是正確答案,但卻是最合適的答案。而且從渚的口中說出來,竟不知為何的有種說服力。真琴在心裡默默地感謝渚。


  「那麼最後就輪到小遙了!」渚似乎是很期待的樣子,將身子稍微湊近了遙。大概是因為遙的心思最難猜測吧,如果真琴不是已經知道了的話,肯定也會表現得和渚一樣。

  遙看著三個人直盯自己的模樣,表情沒什麼波動,只是沉默。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慢條斯理地開口:「是我和很重要的人的東西。」

  一瞬間,真琴總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一拍,不過他隨即回神,告訴自己別胡思亂想。渚在旁邊繼續接著問:「是什麼東西啊?而且很重要的人是誰?我完全沒聽說小遙有交過女朋友啊~」雖然渚已經是個三十一歲的大人了,但是在這三人面前,行為舉止還是像個孩子一般。

  「不,就算遙前輩有女朋友也不一定會告訴你吧,雖然也有點難以想像就是了……」怜後面那句話是小小聲地對著渚說的,然後他又接著說道:「而且重要的人不一定是指戀人吧,也有可能是家人、朋友之類的。」

  「哼,小怜真是無聊,殘念系!」

  「什麼殘念系啊!喂、渚!真是的……」怜看著對自己扮鬼臉的渚,覺得無奈之餘,只是用手推了下眼鏡。「不過我也很好奇究竟是什麼人的什麼物品呢,遙前輩,可以說嗎?」

  遙只是低下頭,看著自己的手沉默。

  看著遙的動作,這個意思應該是不想要說明吧?渚和怜將眼神移到真琴的身上,示意詢問,畢竟在場最了解遙的心思的人,就只有真琴了。但是真琴只是搖搖頭,因為這一次就連他也不明白。

  遙在此時突然開口了,「我……沒有交過女朋友。因為只要有真琴在就好了。」語畢,他站起身來,就跑出了公園。

  被留下的三個人在原地愕然。遙的話沒頭沒尾的,又有些莫名其妙,不過大概是在回應渚的話吧。


  真琴是最快回神過來的一個,雖然他的腦袋可能比其他兩人更加混亂,但還是本能地向遙追了上去。

  對於真琴而言,遙說的話給了他太多想像空間了。

  遙說的話有什麼意思?自己是不是正在曲解遙的想法?太過自以為是所以才會那樣認為嗎?原本應該是很了解遙的想法才對,但是現在他卻想不出來了,因為每個答案都只會讓真琴往自己渴望的結果發展。也許都是自己在妄想也不一定吧,但真琴奔跑著,疑問與激動與期待與緊張都在身體裡沸騰。

  遙跑步的速度並不快,他一下就追上了。

  「遙!」真琴拉住了遙的手,對方並沒有反抗,就這麼靜靜地站住了。兩個人停了下來,微微喘著氣,凝視對方。

  這一次,他們都猜不透彼此的想法。

  「遙,我真的……真的不明白、你的想法。」真琴露出了煩惱的表情,臉微微紅著,他覺得自己的心跳似乎也異常劇烈,可能是因為剛才跑步的關係也不一定。

  「我放了遙的照片是因為我喜歡遙,最喜歡了,遙對我來說很重要,但是——」他飛快地說著,混亂的腦袋已經不知道自己在講什麼了,可能是因為太吵雜的心跳聲掩蓋了自己說話的聲音吧。

  ——但是我對你的喜歡,已經和以前不一樣了。

  可是他還是在最後關頭恢復了理智,把後半段的話全部硬生生吞回喉嚨了。如果繼續說下去的話,情況很可能會一發不可收拾,他和遙一直以來的平靜的關係,可能會就這樣毀壞。

  真琴覺得自己已經束手無策了,他只能緊緊握著遙的手,身體不自覺地輕顫。

  然後遙走近了他,把真琴的頭按到自己的肩窩裡,輕輕用手拍著他。就像好久以前,安慰那個愛哭的小真琴時一樣。

  「我喜歡你。」遙用平靜的聲線說,然後又重複了一次,「真琴,我喜歡你。」

  「嗯……我也、喜歡遙……」真琴抽抽噎噎地說,他的眼淚已經止不住了。

  他們兩人就維持著這樣的姿勢好久,直到真琴冷靜下來,他們才一起回家。

 


  回到家之後,真琴首先撥了通電話給渚。遙和他兩個人就這樣突然跑掉,應該讓那兩人很擔心。

  電話在幾聲忙音之後接通了,「喂,你好,我是橘真琴,是渚嗎?」真琴簡單地和對方聊了一下,「別擔心,沒有發生什麼事啦。……嗯,好,那麼我再告訴他,下次再見。」

  遙坐在一旁的地板上,看著真琴掛上電話。

  「渚說『抱歉,我不應該問太多的,小遙不要生氣』這樣子。」真琴重複了渚的話。他走到遙的身邊,然後坐下,而遙聽著只是嗯了一聲作為回應。

  「他還說希望能再找個時間,一起埋時光膠囊呢。」真琴笑著說。

  「……」遙沒有回應,不過真琴知道他聽進去了。

  然後兩人就陷入一陣有點尷尬的沉默裡,也或許只有真琴覺得尷尬吧。

  「遙,那個……我喜歡你,但是,說不定跟你認為的不一樣。」真琴覺得自己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但是如果一直放著這個問題懸在那裡,他肯定會一直失眠吧,事已至此,他果然還是希望能跟遙把話說清楚。

  而遙卻連頭都沒轉過來,只是嘆了口氣,「你說,我現在在想什麼?」

  「咦?啊、大概是『真琴是個笨蛋』之類的……」如果他對遙專用的讀心術沒有失誤的話,那就是這樣了。

  「嗯。」而遙的回覆表示,他確實在想真琴是個笨蛋。「我喜歡你,真琴,和你一樣。」

  真的嗎?這是真實發生的嗎?明明這應該是真琴最期盼的一句話,但是現在在現實中發生了,他卻有種難以置信的感覺。也許是因為一直以來,他都認為遙和他只能是朋友,沒有除此之外的可能性,所以這樣的發展才讓他措手不及。

  他用力地握緊了拳頭,然後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接著讓打顫的唇齒慢慢形成言語,「遙……我也喜歡你,我愛你。」

  我愛你,這樣甜蜜又肉麻的詞彙,從一個已經三十二歲的成熟男人口中說出來,對著另外一個同樣也是三十二歲的成熟男人講,會不會太奇怪了?對著自己從小到大相互支持陪伴的青梅竹馬來說,會不會太莫名了?對著才剛剛告訴自己喜歡自己的人來說,會不會太沉重了?

  遙露出了一個淺淺的笑容,然後傾身抱住他。

  不會,這一切都沒有什麼好奇怪的,因為他們兩人是橘真琴和七瀨遙,所以這一切都是很自然的。遙的擁抱彷彿如此回答了真琴心中所有的不安。

  真琴抬起手,這次沒有遲疑,溫柔而堅定地回抱住了遙。

 

 


  過了一個星期後,遙把房子退租了,並將所有行李都搬到真琴的家裡去。兩個人已經決定開始同居了。

  雖然這樣的發展似乎太過快速,畢竟他們兩人不過才剛剛成為戀人而已,不過對於彼此熟悉的他們而言,這大概是最好的方式。而且真的要說的話,他們大概已經錯過了彼此十年,現在都已經是三十二歲的大叔了,就這樣開始成人之間轟轟烈烈的愛情也不錯吧?

  開玩笑的。

  

  「遙,我做好早飯嘍,快點從浴室出來吧。」真琴卸下身上的圍裙,將早飯一樣一樣端到餐桌上。

  遙從浴室裡走了出來,身上披著一件白色浴巾,雖然他還想繼續泡在水裡,但是他聞到了更加吸引他的味道,「青花魚!」

  然後他們相對著坐下,說了聲開動之後,開始享用早餐。兩個人的早晨,其實還是跟以往差不多。

  但是還是有些改變的。

 

 

  「那麼我先出門嘍。」真琴在幫遙擦乾頭髮之後,就匆忙拿起一旁的背包,準備去工作了。真琴的工作因為是學校的老師,所以上班時間比較早,而遙則是稍微晚一點。

  遙跟著真琴一起走到門口,就在真琴準備離開之前,遙抓住了對方,然後在他臉頰上親吻了一下。真琴瞬間紅了臉,連耳根子也像是燒起來了一樣,但是遙只是露出一個似乎有些得意的淺淺的笑容。

  然後真琴也不甘示弱,低下頭,輕輕在遙的額頭上吻了一下,接著就跑走了。

  遙將手貼上剛剛被親吻的地方,笑了出來。

  真是的,就算想反擊也還是太弱了啊,真琴那傢伙,怎麼一點成年人的餘裕都沒有呢?不過他現在的這個樣子,遙當然也非常喜歡就是了。

  而跑走的真琴,想到自己在遙的額頭上親吻了一下,就覺得害羞到不行。餘裕什麼的怎麼可能呢?畢竟是在最喜歡的遙面前。

  但是不要緊,他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可以練習。

  值得期待的未來的每一天,兩人的故事才正要開始而已。這只是幸福的序幕。



#

 

Fin.

Caramel/20160320/11127words

 

#

 

 

 

後記/

 

 

  本篇一樣是配合短語的練習文,但是算是失敗了吧,因為原本只有預計要寫四千字左右而已,後來發現故事講不完,導致這一篇節奏頗亂,寫得不好,而且我也沒再潤稿了。但是我自己很喜歡這個設定,兩個大叔的同居生活什麼的,超、可、愛www希望之後有機會再寫。


By焦抹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