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同人|[神不在的星期天/馬基亞x蒂伊]變回幽靈的那件事(下)

同人|[神不在的星期天/馬基亞x蒂伊]變回幽靈的那件事

文/焦抹

#


*分上下兩篇發、HE。


#


  蒂伊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大概是哭累了睡著的吧?真是太沒用了。她醒過來之後,慢慢地從床上坐起,左右四處張望。
  她身處的房間不是她的家,是歐斯提亞政府的辦公大樓裡面的一間小客房。當她忙於政務的時候她就會直接住在這裡,雖然今天她沒什麼事,但是家裡還有父親母親在,她不想讓他們發現自己難過。

  此時此刻夜還深,她理應繼續睡覺的才對,但是她卻被吵醒了。房門傳來有規律的敲門聲,叩叩、叩叩。

  蒂伊坐在床上,敲門聲依然規律。她不知怎的害怕起來,朝身後的落地窗看去,也只是一片黑,她飛快地拉起了窗簾。

  「該、該不會是幽靈吧……怎麼辦……」三更半夜的敲門聲就是會讓人無法自制地胡思亂想,就算是蒂伊也一樣,她最害怕幽靈了。「就這樣等到早上吧?早、早上,幽靈應該就會消失了吧?」她嚇得都快掉淚,規律的敲門聲讓她備感壓力。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早上什麼時候要來啊!」蒂伊眼眶噙著淚,把頭埋在枕頭裡小小聲地尖叫。

  突然門外規律的『叩叩』聲停止了,傳來『咚』的大聲的一聲。簡直像是有什麼直接撞在了門板上一樣。

  「不會吧,幽靈要衝進來了嗎?不要、不要!」蒂伊縮起了身子,但卻隨即站了起來。她想要找些什麼武器來防身,但馬上又絕望地發現她唯一能拿起的東西就是枕頭,衣櫃、桌子之類的東西她根本抬不起來。「而且不知道幽靈打不打得到啊……」她喃喃自語。

  突然門口又傳來『咚』的一聲,然後緊接著是『啪嚓』。

  看來門板是被撞開了。一團黑色的影子眼見就要闖進房間,蒂伊腦袋絲毫無法思考,只能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直接抓著枕頭往前沖撞。

  「咿呀——!」蒂伊尖叫,抱著枕頭全身直接撞上了黑影。不過那黑影也是撞進來的,體積也比蒂伊更加巨大,帶著強大的衝擊力直接往蒂伊身上撞過去。

  『碰』的一聲,混亂終於結束了,一切都只發生於眨眼瞬間。

  蒂伊躺倒在地板上,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發現身子移動不能,因為身體正被那黑影給壓著。此外她還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黑影不是別人,正是馬基亞。

  「馬基亞!」蒂伊尖叫,「你搞什麼鬼——!」說著,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一度緊繃的情緒鬆懈下來,她又哭了,「你嚇死我了啦,笨蛋……」就連罵人也都有氣無力的。

  「誰讓我在外面叫了妳很多次,妳都沒理,我只好闖進來了。」馬基亞說,可以看出他有點生氣也有點不好意思的樣子。

  「笨蛋,這裡的牆都是隔音的,我怎麼可能聽得見……」蒂伊依舊抽抽噎噎地說,她伸手抹掉了眼淚。

  而馬基亞彷彿到現在才記起這件事似的,發出「啊……」的聲音作為回應。他臉上沒了生氣的表情,多了更多的不好意思。蒂伊不是故意把他擋在門外的,是他自己誤會而已。

  雖然就算蒂伊知道他在門外,大概也會把他擋著吧,說不定還會跳窗逃跑。不過心思單純的馬基亞並沒有想這麼多。

  就在馬基亞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時,他依然還維持著剛進來的姿勢——他還壓在蒂伊的身上。蒂伊不悅地用手推了推馬基亞的胸膛,「笨蛋!你快點起來啦!」臉上帶著淚痕與不知名的羞紅,氣惱地喊著。

  馬基亞的臉瞬間變得跟蒂伊一樣紅,他慌慌張張地起身,「不好意思。」

  「嗯。」在馬基亞的重量消失之後,蒂伊從地板上彈起來,然後坐到床邊。她盡量讓自己看起來非常冷靜,儘管她的臉現在熱得發燙,心跳也劇烈得無法控制。

  兩個人都沉默了一會兒,琢磨著如何開口。他們最近似乎總是說不出話,不然就是一開口就吵架。

  馬基亞坐到了蒂伊旁邊,和她並肩,「我想過了。」

  蒂伊安靜地等待他繼續說。

  「等事情結束後,再拜託魔女把妳變回人類,這樣就可以了。妳是這樣想的吧?」

  「……我是有這樣想過,但是我不會那麼做。」蒂伊閉上眼,沉吟了一下,她不確定自己心裡面的打算該不該說出來讓這男人知道。

  兩人又沉默了一會兒,外面的天還是很黑,夜晚還是很寂靜,一旦安靜下來就只能聽見兩人彼此的呼吸與心跳聲。

  蒂伊睜開了眼,「魔女之間相互討厭,沒有什麼原因,就是單純討厭,更別提由她來實現我的願望了。我本來就不怎麼喜歡那小丫頭,等我變回幽靈——也就是西方魔女——之後,我絕不會讓她替我實現願望的。」

  「而且,為了歐斯提亞,這是必須的付出,我也沒有什麼損失,就算我成了幽靈,我也一樣還是歐斯提亞的市長。不過是區區的身體而已,和歐斯提亞比起來微不足道。」

  「但是從幽靈變回來,不但失去了很多能力,還得付出我的自尊,我可絕對不要。而且不過就只是變成幽靈而已,就算變不回來也不會怎麼樣,這不是什麼必須的事。」

  「所以、所以……」蒂伊的聲音越來越小,她知道自己其實都只是在含糊其辭而已,但即使如此,馬基亞還是在一旁看著她、仔細地聽著她說。

  她深呼吸了一口氣,「除非必要,不然我不會依賴魔女,我想順從自己的命運。」這才是真正的理由,也是艾好久以前告訴她的話,「一旦實現了一次願望,就會貪婪地渴求更多,我看過很多這樣的人。」

  當時艾說這話的時候,她已經死了,卻不願意讓魔女復活她。蒂伊那時候只是充滿悲傷,不能了解究竟為什麼艾會如此下定決心,但此刻的自己,似乎已經多少能體會艾當時的感覺了。

  而此刻的馬基亞,也許正如當時的蒂伊一樣,心裡既悲傷,又因為自己的無能為力而憤怒吧。

  她不自覺伸出手摸了摸馬基亞的頭。明明是比自己還要強壯好幾倍的大男人,卻看起來莫名脆弱。「哈哈,別露出那種表情嘛,好像我又欺負你了一樣。」明明自己才是需要別人安慰的那一邊,卻反而反過來安慰別人了。

  「我才不管那些,我不允許這種事。」馬基亞輕輕抓住了蒂伊放在自己頭上的手,「妳擅自就將自己的生命和歐提亞斯放在天平上比較,又擅自認為自己的生命比較不重要,這我絕對不會認同。」

  蒂伊開口想辯解些什麼,但馬基亞不給她機會,「少自以為是了!至少對我來講,妳的性命可比這座爛城市來得重要太多。而且在乎妳的人很多的吧?包括這座城市也是,妳打算讓他們背負著殺了妳的罪惡活下去嗎?妳總該為了那些在乎妳的人,好好活下去。」馬基亞話說到最後,語氣也開始顫抖,他把渾身僵住的蒂伊輕輕摟進了懷裡。

  「拜託妳……好好活下去……」

  馬基亞的聲音帶著哭腔,但是蒂伊看不見他的臉,所以不能確定他是不是真的哭了。

  她想著她應該趁這個難得的機會嘲笑馬基亞,但卻渾身動彈不得,不是被馬基亞抱住的關係,她只是覺得身體好僵硬,彷彿一移動,現在的自我就會碎裂。

  她知道自己說的從頭到尾都是藉口,她知道,他也知道。自己並不是像艾一樣無從選擇,艾當時是已經死去了,自己卻是選擇去死,她知道她根本沒有資格拿艾的話來當作理由。

  她的臉上好像也有什麼溫溫熱熱的東西滴落。

  蒂伊明白自己哭了。儘管自己已經築起了一層又一層的障壁作為防線,但馬基亞的話語仍舊如箭一般射入心底深處最柔軟的部分。她的信念是無可動搖、堅不可摧的,就算是為此而死她也不會有任何嘆息,所以一旦她下定決心就沒有人能夠阻止,她的信念就是如此堅定。

  ——但是,即便如此,她果然還是好希望有人能夠拉住她。

  她就像是朝深淵不斷狂奔的孩子,只因為那裡開著大家都喜歡的最美麗的花,為了摘取,於是她就能義無反顧地為了大家捨棄自己。為了保護自己的信念、自己的世界,所以自己的性命不值一提。

  她就是這樣一路走過來的。即便傷痕累累,她還是一次一次往深淵跳。

  現在有人攔住了她。

  蒂伊終於在馬基亞的懷裡放聲大哭,「我也不想啊!我才不要再變回幽靈……可是……沒有其他辦法了啊!嗚……」小小的肩膀起伏顫抖,她覺得自己好卑微,但哭出來卻又是如此舒暢。

  「一定有辦法解決的。」馬基亞摸摸她的頭,安慰人的角色反過來了,「是妳就一定沒問題。」

  「盡是說這種不負責任的話……白癡……」

  外面天色依然深沉,但是希望正悄悄萌芽。




  隔天清晨,蒂伊在一陣慘叫裡驚醒了過來。
  「呀——啊——!你這個變態、變態、變態!」蒂伊一邊尖叫,一邊用力踢開了躺在她身邊的馬基亞。馬基亞咚的一下滾落床面。

  「喂!妳太過分了吧!居然把人踢下床,摔到腦袋怎麼辦!」馬基亞不滿地抗議。

  「誰管你?變態就是應該這樣處理才對。」

  蒂伊恢復了原本的模樣,以一副自大而又理所當然的態度回應,不過臉上泛著淡淡的粉紅,讓她這副模樣也不是那麼討人厭了。

  馬基亞也不知道為什麼的臉紅了。

  兩個人就這麼互相對視著,彼此都臉紅著,直到房裡的鬧鐘又再次響起。

  「呀啊!」蒂伊繃緊的神經實在不怎麼能承受得了刺激,她覺得自己大概又少了幾歲的壽命。

  馬基亞倒是很冷靜地去按掉了鬧鐘。

  「喂,我要換衣服,你出去啦。」

  蒂伊只用了一句話,就很快把馬基亞趕出了房門。不過此刻他們才想起一個問題——門鎖被馬基亞撞壞了。

  「你這笨蛋!」

  「好啦,我知道了,我在門外顧著就是了。」

  「不准偷看。」

  「誰會對你有興趣啊。」

  「啊——!真的是笨蛋!」

  「呃,也不是完全沒興趣?」

  「哇啊啊啊——」

  兩人的一天又在吵鬧中開始了。




  話說到簽訂協議的時刻——
  「嗯哼,我們的條件全都答應啦,真是太令人感激了。」蒂伊口中明明說著感激,卻一副女王的姿態高傲地笑著,口氣又像孩子般戲謔,「那麼就是我們這邊啦!首先是不能接受的部分。」聽見有不能接受的協議,歐塔斯使者的臉都歪掉了,但蒂伊還是繼續說下去,「只有一點,就是我沒打算變回幽靈。」

  「不……這個、這個正是本協議中最重要的部分……」歐塔斯使者的臉比死人還要死人,但看得出來他正嘗試鎮定,「如果我們沒有辦法拉攏菲爾米格拉的貴族的話,妳也知道後果會有多嚴重吧?只要依賴妳西方魔女的能力,相信很快就能和他們打好關係,這不是眼下最好的處理方式嗎?」

  「嗯哼,」蒂伊只是非常敷衍地發出兩個無意義音節作為回應,「我要說的就是這樣,就算我不用能力,我也會和他們打好關係。」

  不用說也知道,使者對蒂伊的話充滿了懷疑,「不,我不認為——」

  「請稍等一下。」也不管使者打算說什麼,蒂伊都直接用氣勢壓過去,不像兩天前婉轉迂迴,她改用最無禮但也最直接快速的方法控制談話的主導權,「馬基亞,能麻煩你把電話給我嗎?謝謝。」

  馬基亞聳了個肩,對於塵此刻正以狐疑的眼光盯著自己看,以及歐塔斯使者似乎把自己誤會成蒂伊跟班的樣子,感覺非常丟臉,但他還是把電話交給了蒂伊。

  「喂,好久不見啦~最近和老公還愉快吧?哈哈,那真是恭喜了。對了,能請妳們幫我個忙嗎?最愛妳們了~」

  蒂伊講電話時的甜膩語氣讓使者傻了眼,當她握著電話的手伸到眼前時,他還反應不過來。

  「接起來。」

  然後他乖乖聽令,順從地接起電話。

  過了沒多久,就聽見他以訝異的語氣和電話那頭的人你來我往,之後又唯唯諾諾地稱是,偶爾還會稍微理直氣壯地反駁。

  等他終於掛掉電話之後,蒂伊帶著一臉狡猾的笑意看著他,「和格登堡三姊妹以及她們的丈夫諾伊雷談完話了?還真快呢。不過當然,我想只有兩個貴族家庭還遠遠不夠,所以呢~」她從身後拿出預備已久的東西,那是一本還很新的筆記本,看起來像是沒使用過。

  她把筆記本又遞到使者面前,這次使者沒有任何猶豫,就接過了這本筆記本。

  「這、這是……!」使者的表情看起來比剛才還要驚訝,蒂伊都開始擔心他的死人身體能不能承受了。不過應該還行吧。

  「這是菲爾米格拉國內願意幫助我的貴族的簽名,我已經向他們確認過了,在我當上歐斯提亞市長的現在,他們也願意和我國結盟。」原本只是私交的關係,在一大早蒂伊不斷撥電話、不斷詢問之下,變成了國家之間的邦交關係,「不過,這只是『菲爾米格拉貴族』和『歐斯提亞』之間的聯盟,歐塔斯的部分呢~就要看你怎麼說了。」

  蒂伊在使者翻閱筆記本的同時,在一旁小小聲地煽動著。她的遣詞用句都經過了精心的安排,釋放出足以讓歐塔斯使者徹底信任自己的錯誤信息。

  「啊,名單部分當然也是保密的哦,這可是我對你的信任呢。」語畢,她送上一個甜美的笑容。

  馬基亞默默看著不斷在裝可愛的蒂伊,腦袋裡想著『又來了』,這種撒嬌的戲碼怎麼可能有人會上當呢?但是這也只有了解她個性的馬基亞才知道了。轉過頭一看,就發現那死人使者正一動也不動盯著燦爛微笑的蒂伊。真是太扯了。

  最後協議就在這樣的氣氛下簽訂了,從各方面來說,蒂伊都把那個使者吃得死死的。

  不如說,那個使者似乎還真的迷上了蒂伊。

  『請問妳待會兒有空……』

  『沒有!』

  『好痛!不要拉著我,笨蛋馬基亞!』




  終於結束協議簽訂、送走歐塔斯使者之後,蒂伊如釋重負地朝著沙發撲了過去。
  「哈啊!真是……累死人了。」她讓全身重量都陷在柔軟的沙發裡,用臉輕輕蹭了蹭小小的抱枕。

  馬基亞坐在另一邊的沙發上看著她。也難怪她會這麼疲憊了,今天從凌晨開始,她就馬不停蹄的開始四處聯絡人,尋找能夠提供援助的幫手,就連結婚已久、在歐斯提亞過著平凡日子的尤力一家人也是。

  那本給歐塔斯使者看的、幾乎全新的筆記本,實際上是今天急忙中才趕出來的產物,完全不是什麼藉由蒂伊的私交變為邦交的。蒂伊自己本身是也有與菲爾米格拉貴族的私交沒錯,但那數量遠遠不足,否則她一開始就不會打算變回幽靈了。因此她只好靠著她的人脈,從身邊的人再向外延伸,尋找願意結盟的貴族。意外的是,除了那些會來參加『舞會』的有權有勢的人們之外,就連鎮上的某些民眾也有門路——例如最近剛在歐斯提亞發展的銀行家之類——許許多多的人,在市長蒂伊的請求下,都站了出來。這種事她是一點也沒有想過的。

  而菲爾米格拉貴族間的派系關係也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原因,在菲爾米格拉貴族之間,基本也是分成贊成派——支持黑色平面繼續存在——與反對派——希望廢除黑色平面——的兩邊意見。一直以來之所以與菲爾米格拉交涉失敗的原因,正是因為連他們國內自己也尚無定論,兩方人馬僵持不下。在這樣的情況下,只要拉出了一個贊成派的貴族之後,其他贊成派就如丸子串一樣也接連出面。

  不過找得到人是一回事,願意同盟又是另外一回事。國家之間結約同盟就意味著在戰爭時相互提供援助、絕不彼此背叛,而此刻歐斯提亞、歐塔斯、菲爾米格拉贊成派三方同盟,更意味著公開與反對派為敵。這反對派指的不只是菲爾米格拉國內希望維持權利的貴族而已,也包含了世界上各個希望維持現狀的生者之國。這一次的協議簽訂,雖然為歐斯提亞提供了更加周全的保障,但是也讓世界局勢逼得更緊。更別提倘若以黑色平面為導火線的戰爭開打,菲爾米格拉贊成派就必須與他們的反對派動手,在兩方人馬耗損之下,國家無法災後重建,最後菲爾米格拉甚至可能會就此永遠消失。對於菲爾米格拉贊成派而言,這一次的協議簽訂,可是風險極高的一把賭注。

  因此,雖然是一大清早,但蒂伊仍然聯絡上遠在世界另一頭的娜茵,把她叫了回來。利用娜茵的魔法,蒂伊很快召集所有有結盟可能性的貴族,和他們所有人面對面展開一場為時三個小時的會議。會議的結果,攸關了二十三個家族的支持與否。

  當然,許多人都是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被帶到一個他們完全陌生的會議室裡,因此一開始狀況簡直混亂的不得了。但是就在蒂伊走出來之後,眾人都瞬間沉默了,也許是她的表情實在是讓人說不出話。而後,她很快地道了歉,說明了抓大家過來的理由,雖然還是有些人對這事態非常不滿,不過隨著會議進行,討論的主題的重要性眾人也漸明白,這確實是有讓她採取就算可能與貴族關係決裂但也要冒險試試的價值。

  「妳還真是誇張,居然把我們這些貴族都抓過來了。」菲爾米格拉貴族,艾斯迪斯,在會議後這麼笑著對蒂伊說。

  而蒂伊只是聳了聳肩,回答他:「首先,不是『抓』你們過來,是『請』。此外,這件事我非做不可。」她的眼神裡帶著某種不可動搖的決心。

  結果很順利,雖然有些人似乎還是很討厭蒂伊的樣子,但是所有人最終都還是在筆記本上簽名了。雖然討厭,但是蒂伊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因此所有的贊成派在私下商討之後,決心所有人都一起賭一把,簽下了代表同盟的約定。之後他們回去也是靠娜茵的魔法傳送。
  「真沒想到會成功。」蒂伊說,不知道是在自言自語,或者是在對馬基亞抱怨。實際上她想過,如果最後還是失敗了,她就會照原本計畫變回幽靈。

  馬基亞聽了,沒回應什麼,沉默了一會兒才說:「我現在已經知道了。」

  「什麼?」馬基亞的話總是沒頭沒腦的,蒂伊心想。

  「我是說我氣妳變回幽靈的事,我現在知道理由了。」馬基亞將視線移向蒂伊,「妳還記得我在找妳復仇之後留下來時的事嗎?」

  「記得。」實際上她昨天才想起來過,不過她不確定那跟這件事有什麼關係。

  「我那時候說了我要留下來監視妳,如果妳變回幽靈,我的拳頭也會復活。」馬基亞停頓了一下,「這就是我生氣的理由。」大概是這樣吧,其實這理由他自己也沒那麼確定,只不過事後再找理由時,他只能想到這一點而已。

  不過蒂伊毫不留情戳破了這一點,「哼,才不是吧,變回幽靈和變回希望毀滅世界的幽靈可是兩碼子事,你可別說你分不出來。而且我當然知道你不是為了這個才生氣。」說著,蒂伊從沙發站起了身,站到馬基亞的面前,以高高在上的態度俯視著他,「要我告訴你,你真正生氣的原因嗎?」她雙手插著腰,臉上是像妖精一般美麗又不懷好意的表情。

  「妳、妳知道?!」馬基亞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這女人怎麼可能會知道呢?儘管他覺得蒂伊是在說謊,但還是忍不住地問了。

  蒂伊露出了稱心如意的笑臉,她看到馬基亞訝異的神色總是覺得很有趣。「嗯哼,但是啊~」蒂伊背過身,朝著門口走去。

  「才不告訴你呢!」

  說完,她一溜煙地跑了。馬基亞先是停格了一會兒,但也很快反應過來,就追著蒂伊跑上。兩個人在熱鬧的市鎮裡追趕。

  「喂!妳給我說清楚,到底是為什麼啊!」

  「就說了才不告訴你。啊!那裡有賣糖果誒~」

  雖然就體格和身體能力而言,馬基亞毫無疑問佔有優勢,但是在市井小巷中亂鑽就是蒂伊的強項了。即便是魁武的馬基亞,也不好捉到如貓一般的蒂伊。

  而且就算捉到了,只要蒂伊不想說,就沒有人能逼她開口。馬基亞其實多少也知道自己是在白費功夫。

  但是,即便如此——

  「給我站住!」

  他還是停不下追趕蒂伊的腳步。

  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呢?說不定為什麼也不重要了,畢竟此刻的那兩人,看起來是多麼開心。總有一天,他們兩個肯定也會明白的吧——一直懷抱著的這份心情。

  這是一切的問題根源,也是一切的標準解答;是數萬個為什麼,也是唯一的所以然;是無限的可能性,也是有限的絕對性。

  是正戀愛中的這份心意。


  他們的故事,依然會進行下去。


#

Fin.

Caramel/20160202/10968words

#



後記/


  最近總算看完了《神不在的星期天》,這系列非常神奇,該怎麼說呢?就是明明故事的背景設定和角色我都非常喜歡,但是我卻不怎麼喜歡這故事。不是不喜歡,但是卻不怎麼吸引我。
  背景設定部分,我真的非常、非常喜歡!人類不會死去、不懂感情的守墓人,以及異能者與魔女的存在,世界觀既龐大又迷人,我自己也一直很想寫寫看這種世界的故事。而角色部分,雖然帥氣的爸爸很快就退場了,但是艾、尤力、疤面,以及之後接連出現的角色,都非常讓人喜愛。大概正因為如此,所以才沒有特別喜歡的角色吧。

  話說另外一個原因,大概是疤面和尤力。雖然這兩人最終組成了家庭,幸福快樂地生活在一起,但是最終尤力會老、會先死去,而疤面終究是守墓人,不會衰老,只能被留下。而尤力如果變成了死人,他應該會選擇接受處理,一直陪伴著疤面吧?我不知道,但是我就是這樣想像的。他們是我認為『幸運的』那一邊。

  但是當世界只剩下死人和守墓人時,我覺得雙方一定會形成敵對的狀況——就算守墓人根本不會有憎恨這種感情。死者將會單方面的屠殺守墓人,就像歐塔斯那樣,我真的是越想越悲傷。

  當然,這些都是我的想像,可能是我太鑽牛角尖罷了。(本來就是!)

  無論如何,《神不在》真的是很棒的一個系列,推薦給大家。


By焦抹


评论
热度 ( 1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