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抹Caramel

焦抹Caramel /
目前定居噗浪中 /
懶得開分帳所以這裡什麼都發 /
#
個人作品歡迎轉載,
一律採用【創用CC-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條款,
轉載需標明作者姓名、禁止商業性使用、禁止任何改作,
若發現未依授權規定轉載,將要求撤除。

原創|[短打]厭世筆記(04~10)

原創|[短打]厭世筆記(04~10)

@焦抹Caramel_20170827

 

#

 

 

20161112/427words/04.玻璃球

  這個世界就如同玻璃球一般,每個人都活在各自的玻璃球中,相同景物在每雙眼中所映現的模樣都不相同,因此世界雖然只有一個,卻有數千萬種樣貌。而倘若您憎惡著這個世界的話,那麼就毀滅它吧。

  但是千萬要注意了,對每個人而言,毀滅是僅有一次的珍貴機會,請務必慎重考慮……

  是嗎?既然您心意已決了,那麼就請用力砸毀自己的玻璃球吧。

  讓它的碎片如雪花般飄落,再小心翼翼地用手拾起,捧在掌心,讓玻璃的碎片劃傷自己,讓鮮血汩汩而流。僅有一次的機會,用生命的紅獻上祝禱,以傾倒的身姿使惡魔迷醉——沒錯,必須把握機會,因為這將是唯一而最初也最終的審判。

  如此,我便會為您建起墳墓,使象徵幸福的青鳥高聲歌唱追悼曲,在金黃和煦的陽光下、翠綠陰鬱的大樹邊,挖開大地,將您的軀殼下葬。手拿起沉重的鏟,挖翻著一把又一把濕潤的泥土,掩蓋您蒼白卻平靜的面容。最後,在不平整的土堆上放上一束清香白花。用我的手與眼,見證、紀錄,您那迎向毀滅的世界。

  ——「謝謝您的光臨。歡迎下一位客人,請問需要任何幫助嗎?」



20170109/814words/05.自我厭惡

  偶爾會討厭起這個世界。什麼人都不想見、什麼事都不想做、希望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像這樣子的希望著,卻又同時明白自己不可能逃開,於是感到討厭。

  然而我知道,其實令人最感到厭惡的事物,便是自身。我從來不曾想要責怪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事物,即便是這個不平衡的世界,我知道,錯誤並不是它造成的。這是源自於自身的問題,無論逃到何處都避不開。

  背著行囊,買張車票,說走就走。看似再豪邁的流浪之旅,到哪都仍舊無法擺脫身份的桎梏。皮夾裡的身份證、駕照和健保卡;向陌生人自我介紹時的姓名和職業;映入眼簾而被價值觀影響的景象。說到底,沒有誰能夠從「自己」身邊逃開。說著「去旅行吧!」、「去流浪吧!」的那些自我逃脫旅程,也只是一種幻想而已,都是建立在幸福之上的海市蜃樓,充其量的一種幻覺。

  對於那些真正想逃的人,是哪裡都沒有去處的。去處不存在於這個世界上。

  人往往無法決定自己要怎麼活著。那些能夠說著「人生由自己掌握」的人,其實都比其他人還要來得幸運。大多數的人都無法逃離,只能背負著家庭、師長、同儕和社會的期望與批判,一路顛簸前行。並不是沒有試著去努力,而是很清楚,這是「不能逃離的」。逃離了就沒有路可走了,這才是真實的情況。那些悖離大道而行,最後也成功的人,之所以為人所歌頌,正是因為他們的故事有如奇蹟。

  為什麼你被接納而我卻被丟棄了?為什麼你被聲援而我卻被批判了?為什麼你得到轉機而我卻只得到更大的打擊?像這樣種種悲哀疑問的聲音從來不少,只是終究無人垂聽。

  可答案其實很簡單。不為什麼,只因為是「自己」而已。

  「——因為是自己,所以這樣的結果理所當然。」像這樣子的想法,始終存在於潛意識。每當我們下了一個決定、完成一件事的時候,其實都是接受了「自己造成的結果」。即便受了外力影響,但是出發點和終點都依然是自己,這無庸置疑。

  我很清楚這一切。

  所以我從來不曾想要責怪誰或者責怪什麼,我只責怪自己。然後厭惡自己。

  就連自我厭惡的自己,我亦感到厭惡。

  ——啊啊,真想要逃離自己。



20170418/240words/06.給我你的腦袋好嗎

  可以把你的腦袋挖出來嗎?

  用手拿起手術刀,精巧地切開頭皮,翻開內層。讓鮮紅的組織與血液沾黏在手上,溫潤而濕熱,濃烈刺鼻的味道撲面而來,彷若你炙熱的吐息。

  接著用錘子敲開頭顱,掀起顱骨。像對待放置千年的化石般小心翼翼,放入玻璃的透明展示櫃中,成為我獨有的收藏。

  最後以指尖輕柔地、仔細地、緩慢地,捧起浸在腦脊液中的腦袋,同世界上最為珍貴的易碎品一般,呵護放在雙手掌心中,感受它的溫度與皺褶,想像它前一刻還在你身體之中不停運轉的模樣。

  啊啊、是的,它是如此美麗,令人心醉——正如我所深愛的你。



20170712/333words/07.成熟

  我經常會忘了我自己、忘了我是誰,想不起我要幹什麼。並不是智能障礙也不是阿茲海默,只是會突然產生懷疑而已。不明白,為什麼我是這樣子呢?為什麼我這麼做呢?但是一切卻似乎又那麼理所當然,令我無法反駁。

  我經常後悔,但我知道後悔沒有用。我不喜歡也好,有些事就是必須的,就像吃藥打針,因為我已經是個大人了所以我明白,我不會像小孩一樣因為無知而對自己不滿意的事物憤恨不平。

  我是這樣子的,我相信我很成熟。我懂得承擔苦痛、忍耐社會的不公、壓抑自己多餘的正義感。我相信這樣就是成熟,這是我用所有天真交換來的成果。除此之外我已經沒有什麼了。

  所以忘了自己沒有用,因為我是成熟的大人,我必須記得自己,就像吃藥打針。然而我還是不懂,為什麼我沒有病,卻還是必須吃藥打針。

  (也許其實我是有病的吧。)



20170712/90words/08.遊戲

  我打開了遊戲,但是什麼也不做。我讓角色醒著,但是不打怪、不解任務,也不學習技能,我讓他什麼也不做。

  於是一整天過去了,背景從白天轉為黑夜,但是他沒有升級,也沒有技能點數。

  他只是醒著。



20170814/293words/09.請用花把我淹沒

  請用花把我淹沒,我想用最溫柔的方法死去。

  我不喜歡有香味的花,雖然白百合很美麗,但是那太珍貴了我受不起。

  或許我根本不需要花,只要一些輕柔的棉絮,被高級的枕頭悶死,聽起來也是很棒的死法。


  請在我的死去的身體邊放上那些你們最看不起的東西,也許是我成堆的空想,或無法實現的諾言。我不怕被發現被檢視被批判,反正人都死了。

  不過依然有人喜歡對死者指指點點,我知道,那就算了,隨他們去吧。因為我是笑著死的,他們那些人絕對無法理解。

  我也不需要被他們理解。


  如果說歸屬感來自我們始終能回去的地方,那一定就是死亡。

  用白色的花瓣將我淹沒、用輕柔的棉絮將我包圍,我決定了自己的死亡。這樣,我是不是也成為了自己的歸宿?



20170822/220words/10.笑

  你知道嗎?那個孩子。

  他總是笑。但是笑得並不好看,讓人覺得,他其實不是真的在笑。雖然這件事不很重要,但是你不認為這是不好的事嗎?

  是了,他真的總是笑。就算是他實際上不喜歡的人,他也會堆著笑臉靠近對方,如果對方需要幫助,他就伸出援手,儘管其實心底十分不願;就算被毫無道理地責怪,他也是那個先低下頭,帶著笑,一而再再而三地和對方道歉的人。

  你看,他多麼虛偽。

  但是因為他還是笑著對我,我就想,啊,別太苛薄好了,學學他做個表面吧。

  所以我,也對他露出微笑。


评论
热度 ( 4 )

© 焦抹Caramel | Powered by LOFTER